生活

溜进老宅行窃她被帅哥抓包对方主动送上天价

2019-06-08 02:3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云南生物谷科研创新
灯盏花产业领航者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的作用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竹水流 | 禁止转载

1

凌晨两三点钟的样子,叶家大宅二楼的窗户被撬开了,紧接着,一个高挑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跳进房间里。

叶盈彩从包里拿出手电筒,打开,在房间里四处照着。灯光在床上一扫而过,很快又折回来,直射躺在床上的男人脸上。

那人早就醒了,坐起来,异常镇定地看着她。

盈彩差点尖叫起来,为什么她的床上会躺着一个男人?难道奶奶把房子卖了?为什么没有人通知她?

“你是谁?”她皱紧眉头,雪亮的灯光投射在他的脸上。

那人掀开被子下床,盈彩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他身材高大修长,慢慢走近她,嘴角扬起,淡淡地说:“你半夜闯进我的房间,还问我是谁,你这个小贼未免太猖狂了。”

他从暗处走向月光明亮的地方,盈彩看清了他的容貌,相当英俊。他神态自若地看着她,仿佛她这个小贼是一只很好打发的蟑螂。

“这是个误会。”盈彩举起双手,慢慢退到窗边,“我不是贼,我是……啊,那是什么?”她忽然指着他身后慌张地问。

他没有上当,依然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这个屡试不爽的方法,终于失效了。

那人伸手在墙上一摸,灯亮了,柔和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盈彩看到房间里摆设跟她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她突然就觉得底气很足了。

房间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她的写真照片,那人显然注意到了,皱了皱眉头,疑惑地问:“叶盈彩?”

“是,我是叶盈彩,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间?”

那人微微一笑,说:“我是谭熙哲。”

有部言情小说这样描述男主角:他微微一笑,刹那间风云突变,天地逆转,全世界只剩他的笑容在眼前。

盈彩一直觉得夸张,一个笑容哪有这样大的威力?

但现在身临其境,才知道一点不错。她忽然看不到其他东西,眼前只剩明亮的笑容,且耳朵里嗡嗡作响,心脏快要跳出嘴巴。

任心中如何惊涛骇浪,她面上一点没表现出来,只是“噢”了一声,问:“你为什么睡在我房里?”

谭熙哲说:“你不知道吗?叶老夫人把房子借给我们剧组拍戏。”

“你们——剧组?”盈彩扬起秀气的眉毛,“你是明星?”

谭熙哲点点头。

盈彩露出“怪不得”的表情,怪不得他一笑倾城,想来经纪公司早就培训了他们如何笑得摄人心魄,如何让粉丝迷上他们。

所以她从来不看偶像剧,太假了,生活哪有那样美好的男主角?空惹人遐想,伤情伤肺。

“叶小姐为什么会半夜爬窗进来?”谭熙哲露出好奇的表情,“叶老夫人说,你在法国的诺曼底电影学院念硕士表演班。照理说这个时间,你应该正在上课。”

有一种人,总是能用无辜的神情问出犀利的问题。

盈彩“啊”了半天,心中的小算盘飞快地拨打着。然而,算盘珠子都拨飞了,她也没能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那一厢,谭熙哲已经自顾自地猜测起来。

“叶小姐不喜欢表演,根本就没有去电影学院报到。等学费花得差不多了,就想回来拿点值钱的东西去卖。因为这事不能让叶老夫人知道,所以只能半夜偷溜进来。对不对?”

全中!

盈彩的奶奶方言眉女士,是上世纪初红的电影明星。

盈彩继承了祖母姣好的容颜和高挑的身材,一直被方言眉视为接班人。但可惜她对表演一点兴趣也没有,她不喜欢在众人面前演绎别人的人生。

但是不能承认。

盈彩心虚地笑起来,“谭先生真会开玩笑,我哪会做这种事?是这样的,我们学校……学校要重建,对,重建,所有学生都放假,所以我才回国的……

“我现在暂时住在外面,我回来就是拿几件衣服的,只想拿衣服……没想到回来晚了,不想打扰家里人,就偷偷爬窗进来了。”

“是吗?”谭熙哲双臂抱胸,闲闲地看着她。他的眼睛很清澈,眸子又黑又亮,仿佛世间任何事情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盈彩更心虚了。

谭熙哲又笑了,他是练过的。这一笑,盈彩的大脑空白了好几秒钟。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谭先生,你房里的灯亮了许久,有事吗?”

是管家庆嫂的声音,盈彩大惊失色,拼命朝着谭熙哲摇手,又作拜佛的动作。谭熙哲笑,了然于心地点了点头,对着问外说:“没事,我喝水。”

盈彩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了。

此地不宜久留,她爬出窗外,抓住绳子往下滑了几步,想了想又爬上来,攀住窗棂轻声叫道:“喂,谭熙哲。”

谭熙哲走到窗边,低头俯视她,“什么事?”

“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见到我了。”

谭熙哲一边笑一边比了个“OK”的手势。

盈彩慢慢滑下去,嘴里咕哝着:“笑笑笑,就知道笑,被人点了笑穴吗?”

很久以后,盈彩才明白,当谭熙哲次对她笑的时候,她就已经爱上他了。

2

盈彩从法国偷跑回来后,一直借住在好友苏晴的公寓里。对于她在自己的地盘里,居然连一个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偷出来,苏晴表示很鄙视。

“我奶奶把房子借给别人拍戏了,”盈彩低头喝一口果汁,“有个男演员睡在我房里,叫谭熙哲,你听说过没有?”

前一刻还窝在沙发里钻研时尚杂志的苏晴,突然大吼一声,猛地扑上来抱住盈彩的脖子,害得她嘴里的果汁一下子就喷了出来。

“苏晴你发什么疯?”

苏晴松开她,眼睛里射出一种近乎癫狂的光芒。

“谭熙哲?你说谭熙哲?啊啊啊,我们家熙哲居然睡在你睡过的床上!叶盈彩,你走了什么狗屎运?跟你说,他们拍完戏,你房里的床单、枕头、被子都归我了!”

盈彩疑惑地问:“这个谭熙哲很出名吗?看你激动得,当初你妈生你时都没你这么激动。”

苏晴又“啊啊啊”地掐住她的脖子吼道:“你居然不知道谭熙哲?你居然不知道谭熙哲?你居然不知道谭熙哲?”

连说了三遍,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自己的鄙视之意。然后,手一松,咬牙切齿地说:“谭熙哲是现在红的偶像明星,有微笑杀手之称。”

说到这里,她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很柔情,双手交握在胸前,眼睛里冒出两朵小红心。

“他的笑容是杀伤力的武器,他如果能对我笑一下,我死了都甘愿。”

盈彩眼前浮现出谭熙哲的笑容,浅浅的,很温暖,又很随意,但就是能牵动人的心。

她不禁也露出和苏晴一样的神情,半响之后,醒悟过来,拍拍自己的脸,心说:叶盈彩,你要坚定立场,不能被一个虚无缥缈的笑容打破从不追星的规矩。

苏晴花痴了一会儿,想起另外一件事。

“你不是想找工作吗?有个电台在招女DJ,我朋友在那里工作,问我有没有合适的人推荐,我把你的资料给了他。”

“什么时间段?”

“晚上十点到十一点。”

盈彩满意地点点头,“不错,这个时间奶奶早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

没过几天,电台通知盈彩去面试,她唱了一首歌,当场就被录用了。上班个晚上,她在播音室里看见谭熙哲。

她的嘴巴张得有一个鸡蛋那么大。

工作人员说:“忘了告诉你,今晚是做谭熙哲先生的访谈。”

于是盈彩的嘴巴张得有一个鹅蛋那么大了,难道大家不知道她是天上班吗?她除了声音好听点,完全没有电台访谈的经验,他们怎么放心把这样一个天王交托她的手中?

工作人员又说:“上头不想访谈千篇一律,让你随机应变,临场发挥。你不是那什么什么大学毕业的吗?听说那个学校出来的学生都很牛逼。”

太太太……太看得起她了吧?

狭小的播音室里,就她和谭熙哲两个人,尤其后者还一直对她笑得人畜无害,她顿时就紧张地乱七八糟了,手心里都是汗啊。

开播前五分钟,她把椅子朝谭熙哲身边挪了挪,讨好地问:“谭先生,你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没有跟粉丝说过?”

谭熙哲问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学校还没有建好吗?”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真的很关心盈彩的学校。

盈彩把头扭到一边,作了个狰狞的鬼脸,然后又转回来满面笑容地说:“是,还没有建好,照现在的进度,恐怕要建很长时间。”

谭熙哲淡淡地“噢”了一声。

盈彩说:“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说来听听嘛,又不会少块肉。”

“没有跟粉丝说过的事情就是不方便说的事情,”谭熙哲笑一笑,拍拍她的肩膀,“待会儿就看你的了。”

看她?看她笑话吗?

播音室外的工作人员跟她比了比准备的姿势。

三,二,一,开始!

盈彩说:“各位收音机前的听众,晚上好,我是你们的DJ小彩。今晚我们请来了亚洲当红的演艺明星谭熙哲,大家欢迎他!”

她一个人哗啦啦地鼓起掌来,接着又说:“喜欢一个人,并不是要了解他的一切,而是跟他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今晚,谭熙哲跟我们在一起,我不会问他任何问题。”

谭熙哲似乎被这句话震撼,转过头深深地看着她。

音乐声响起,盈彩说:“我会请谭熙哲先生给各位听众唱歌,就像年少的时候,临睡前,在里听喜欢的人唱一首歌。”

盈彩打定主意,整场节目都让谭熙哲唱歌,那就没她什么事了。

嘿嘿嘿,她很阴险地笑起来。然后隔着玻璃,她看到谭熙哲的经纪人拼命冲着她摇手,接着工作人员贴出字条,让听众先欣赏音乐。

谭熙哲的经纪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指着盈彩的鼻子,“你疯了吗?让谭熙哲唱歌,你不知道他从不唱歌的吗?”

呃,她真的不知道。

“为什么不唱?”她小心翼翼地问。

谭熙哲闲闲地插嘴,“因为唱得很难听。”

3

不管怎么说,谭熙哲说服了经纪人。

他跟听众说:“我唱歌不好听,大家不要把我当成偶像明星,就当是上学的时候,喜欢的男生在窗下唱情歌表白。”

多少女粉丝为这一句话神魂颠倒。

谭熙哲很有自知之明,他唱歌真的不好听,比周杰伦、王力宏谁的差了一个长城那么远。他唱的时候,盈彩在边上咬着杯子使劲笑。

经纪人先生瞪着盈彩,眼睛里燃烧着熊熊怒火,恨不得一口吞了她。

这一晚上许多人收听了盈彩的节目,喜欢谭熙哲的,不喜欢谭熙哲的,为了他初展歌喉,统统打开了收音机。

收听率达到历史。

组长夸她有本事,经纪人先生咬牙切齿地说:

“事前都不跟我们说一声,要不是我们熙哲脾气好,你们节目早就开天窗了。”又转过头瞪着谭熙哲,“叫你唱你就唱,真听话,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歌唱水平。”

“谢谢你。”盈彩对谭熙哲说。

谭熙哲露出他的招牌笑容,眼角嘴角都变成弯弯的,“不客气。”

太好看了,盈彩要晕过去了。

趁经纪人先生不注意,盈彩偷偷问谭熙哲:“你怎么有空来电台,今天不拍戏吗?”

“剧组今天休息。”

休息啊,盈彩露出狐狸一样的笑容,漆黑的眼珠滴溜溜转。

离开电台后,盈彩偷偷地溜回叶宅,像上次一样慢慢地爬到窗边。

还没开始撬窗子,窗户忽然被拉开,一张好看的脸孔探出来,接着,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握住她的肩膀使劲一提,把她拉进屋子里。

盈彩摇晃了几下站稳脚跟,面前站着的人可不就是微笑杀手谭熙哲?

“嗨,真巧啊。”盈彩冲他挥挥手。

谭熙哲稍微弯下身子,把脸凑到盈彩面前,盯着她的眼睛说:“叶小姐还真是爱半夜爬墙啊!”

他非常真诚地望着盈彩,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庞离盈彩的脸庞只有一厘米的距离。盈彩忽然觉得很热,脸颊烫烫的似乎要冒出烟来。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她朝后退了退,“你不是说剧组今天休息吗?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谭熙哲露出无辜的表情,“剧组今天是休息,但是工作人员都没有离开宅子,大家觉得这里很舒服。”

腹黑男啊,完全的腹黑男。

“所以说你是故意引我来的?”

“嗯。”他淡淡地说。

承认得这么爽快,盈彩彻底无语了。

“为什么?”盈彩几乎要咬碎牙齿了。

“你不是要来拿衣服吗?”他说的很理所当然,“上次走得匆忙什么都没拿。”完全是为盈彩着想的语气。

盈彩碎碎念,“明明就知道我在撒谎,还装着被我骗了的样子,真是天生爱演戏。”

谭熙哲张开嘴巴大笑起来。

盈彩不爽地说:“瞧瞧这笑容,完全是得意的样子。”

她找了几件衣服放进背包里,又把历年来长辈送的金银首饰全都翻出来。

谭熙哲问:“你打算瞒你奶奶多久?”

“能瞒多久是多久。”

这时忽然有人敲门,是经纪人先生,“熙哲,你房里怎么有女人的声音?”

“我在看视频。”

盈彩动也不敢动。

经纪人先生似乎相信了,说:“哦,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戏。”

门外没了声响,盈彩想起经纪人先生见过她,万一看见房里的写真照片就糟糕了。于是赶忙冲到对面墙上,把写真照片撕下来。

正要藏起来时,门忽然被大力地推开了,经纪人先生扑上来抓住她的胳膊,“谁,你是谁?半夜三更在熙哲房里做什么?”

待看清楚她的脸庞又吃了一惊,“是你!”他非常不淡定了,“难道说两个人在交往?”

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恨恨地说:“怪不得做节目时那么爽快地自爆其短,原来是为博红颜一笑。”

不得不说,经纪人先生的想象力很丰富。

盈彩正要解释,谭熙哲却忽然搂住她的肩膀,平静地看着经纪人先生说:“没错,是女朋友。”

经纪人先生彻底风中凌乱了。

盈彩也风中凌乱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她有种身价暴涨的感觉?

经纪人先生万念俱灰,一步一步退到门口,用一种伤心欲绝的声音说:“不要让别人看见了。我走了,我真的走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谭熙哲松开盈彩,盈彩晕晕乎乎地怔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你刚刚乱说什么?你可是偶像明星,被知道会乱写的。”

“我刚刚如果不这样说,经纪人早就叫起来了,到时,你奶奶就知道你回来了。”谭熙哲望着盈彩,微微一笑,声音低沉,充满魅惑,“叶盈彩,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

4

叶盈彩完全陷进去了。

回到公寓之后,一直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谭熙哲温暖的笑容。哎,这种长相英俊,长美腿,高智商的男人,真是太让人无法抵抗了。

第二天下午,她拿了一条红宝石项链去城里的珠宝店问价,店员说只能半价收购。她掂量了半天,没舍得。

出来时,一个戴着鸭舌帽、大墨镜的男人拦在她面前。她往左,那人也往左;她往右,那人也往右;她站着不动,那人也站着不动。

她火了,抬起头瞪着他,然后发现这人很眼熟,尤其是嘴角的笑容,真的是很熟很熟啊。

那人拉下墨镜,她看进一双清澈的眸子里。

“谭熙哲?”她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谭熙哲把墨镜推上去,微微一笑,“我的钱太多了,来买一些首饰。”

这个人真是……盈彩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一边沿着街边走一边问:“今天这么早收工?”

“晚上还有戏份。”

盈彩说:“你要买首饰,我要卖首饰,不如咱俩做个交易。”她拿出红宝石项链在他眼前晃晃,“这个可是限量的哦。”

“好啊。”他很爽快地应下来,“你出个价。”

盈彩怀着开玩笑的心情开了一个高于原价一倍的价格,没想到谭熙哲一点都没还价,当街就签了一张支票给她。

盈彩忽的生出了羞耻之心,多单纯的一个孩子,她怎么能欺骗人家呢?

她还没开口,谭熙哲就淡淡一笑,说:“因为是你戴过的项链,所以值这个价钱。”

盈彩的脸庞瞬间就红了,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这孩子哪里单纯了,瞧这纯熟的语气,完全是花丛高手。

谭熙哲仿佛知道她在说什么,微微凑近她,低声说:“我也不是对谁都这么说的。”

盈彩更加坚定了,这家伙简直是高手中的战斗机。

晚上做节目,一个女听众打来问:“谭熙哲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他跟一个女人很亲热地讲话。”

盈彩抖了一下,这位听众说的女人是指她吗?真是的,他们哪有很亲热地讲话?

她咳嗽了一声说,“这位听众朋友,我觉得你可能看错了,谭熙哲目前正在某处宅子里紧锣密鼓地拍戏,哪有时间出来溜达?”

“但是我觉得很像。”女听众的声音依然很坚决。

“人有相似,物有相近,我还觉得我长得像方言眉年轻的时候。”

女听众估计是不是八零后就是九零后,没听说过方言眉,但又不想显得自己无知,于是“哦”了一声,怏怏地挂了。

因为这通,盈彩一直心惊胆战,生怕奶奶认识的朋友当时也在街上,万一他们也喜欢谭熙哲,不就会注意到她了吗?

后来她觉得,奶奶的朋友里应该没有喜欢谭熙哲的人,他们应该喜欢阮玲玉、邓丽君、费翔之类的明星。

她舒心了,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到早上九点多钟才起来。

在卫生间刷牙的时候,跑步回来的苏晴冲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激动地在她眼前晃,“这个是你吗?是你吗?”

盈彩定睛一看,报纸上印得老大的两个人,不就是她和谭熙哲吗?正是昨天他们在珠宝店旁边说话时被拍下的。

角度取得非常好,乍一看,谭熙哲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在说话。这么一张暧昧的照片还配着一个暧昧的标题:“谭熙哲密会女友,高价买珠宝哄红颜一笑”。

屁!明明是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哪里是哄她笑了?这些个真是会捕风捉影,看图说话。

很快,盈彩就想到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报纸奶奶会不会看到?啊啊啊,她拿着报纸抖得跟筛子似的,牙膏的泡沫喷得报纸都湿了。

苏晴摇着她的肩膀质问:“这个女人是你对不对?为什么你会变成我们家熙哲的女朋友?啊啊啊,叶盈彩,你怎么能背着我做出这么缺德的事?你明知道我深爱着谭熙哲。”

是的,还有吴奇隆、张智霖、钟汉良和陈伟霆。

这时候,盈彩的惊天动地响起来。她跑出去一看,来电显示是方言眉女士。她哀嚎一声,哆嗦着不敢接。

苏晴说:“或许你奶奶就是想你了。”

“法国那边现在是夜里。”

沉默了一会儿,苏晴说:“可能你奶奶记错了,毕竟年纪大了。”

盈彩觉得这个解释可以,于是接通了,装出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有气无力地说:“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那头静寂了三秒钟,然后爆发出惊天动地咆哮声,“叶盈彩,你马上给我滚回家!”

盈彩抖了一下,决定继续装下去,因为说不定奶奶忽然得了老年痴呆症,她说:“奶奶,你在说什么呢?我人还在法国,怎么能马上回家呢?”

“叶盈彩,你以为我眼睛瞎的吗?那么大个照片我会认不出你来?你给我立刻马上滚回来!”

5

盈彩滚回家的时候,剧组正在拍戏。

是谭熙哲的戏份,哭戏。

盈彩听到他对女主角说:“对不起,对不起。”

悲痛欲绝的语气,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盈彩在心中为他的演技喝彩。

庆嫂带着她从边上悄悄走过,上到楼梯的时候,谭熙哲看见了她,忽的就笑开了。

导演气急败坏地喊“卡”。

更多的人顺着谭熙哲的目光看到了她,女主角调侃说:“原来是真正的女主角到了,怪不得笑得这么好看。”

明星为什么也这么八卦呢?是不是因为八卦原本就是从他们那里流出来的?

盈彩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走进书房。

奶奶面无表情地坐在太师椅上,脸色铁青,就差没一拍惊堂木,吼一声“升堂”了。

“说说看,怎么回事?”奶奶瞪着她。

“我那个……回来看个朋友……”

“还撒谎,”奶奶气得跳脚,“我已经问过法国那边了,说你根本没有注册入学!叶盈彩,你是要气死我吗?”她抚着胸口直喘气。

盈彩差点就跪下来了,“奶奶别生气,身体要紧,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你赶紧去法国那边报道!”

盈彩沉默了三秒钟,弱弱地抗议,“不!”

“你说什么?”奶奶怒吼。

盈彩悄悄退到门口,“奶奶,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演戏,也根本不愿意当你的接班人,你不要强人所难了!”

“什么?”奶奶受到极大刺激,扬起手掌就要打她,盈彩早有所料,迅速跑出书房。奶奶在后面颤颤巍巍地追她,一边追一边骂。

盈彩跑下楼,奶奶追下楼,“你这个死丫头,是要气死我吗?”

这时候,谭熙哲忽然将她拉到身后,张开双臂拦住奶奶,笑着说:“叶老夫人,消消气。”

他的笑容有极大的魔力,奶奶的怒气消了一大半,但仍是不想放过她,“别拦着我,这个不肖子孙,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

谭熙哲说:“叶老夫人,小彩若是不孝,小时候就不会逼着自己学习不喜欢的芭蕾、钢琴了,她也很辛苦,但为了你开心她一直没有说出来。

“演戏这种事是讲究天赋的,我看小彩没这种才华,勉强她进演艺圈也没有什么好结果,不如让她做喜欢的职业,说不定还能光耀门楣。”

要不要这么帅啊,盈彩都快感动地以身相许了。

不对,她想起一件事,皱着小脸问:“你看过我日记?”

“嗯,”谭熙哲淡淡一笑,“还蛮精彩的。”

这家伙,偷窥别人的隐私还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

奶奶不屑地说:“就她这样子,能在什么领域大放光彩?”又叹一口气,“这脸蛋这身材,不去演戏真是可惜。”

盈彩姑且把这话当成赞赏。

谭熙哲说:“放不了光彩我负责。”

切,他要怎么负责,养她一辈子?

谭熙哲回头看了她一眼,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盈彩两眼冒红心的同时,有种自己快要掉进虎口的感觉。

奶奶终妥协了,“这次就放过你,哎,你当不了演员,能嫁一个演员也是不错的。”

叶盈彩搬回来住了,谭熙哲跟经纪人先生睡一个房间。

夜里,她忽然听到窗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心中一惊,还未反应过来,就见窗户被撬开,一个修长的人影跳了进来。

借着月光,她看清小贼是潭熙哲。

她松了一口气,从床上跳下来,“你干什么?”

“你那么喜欢爬窗,我来试试感觉的。”

“那你感觉怎么样?”

谭熙哲一本正经地说:“腿也不酸了,腰也不痛了,浑身都有劲了。”

盈彩哈哈笑。

谭熙哲又说:“其实我是来跟你提前告别的。剧组明天就会收工,我上午会离开,要飞去台湾拍另外一部戏。”

“明天就走?”盈彩忽然有种从很高的山坡掉下来的感觉,特别失落。

谭熙哲点点头,露出温暖的笑容,“我是特地来跟你说的,免得你明天睡到大中午看不见我,又不好意思问别人。”

盈彩脑子一热,问出了长久以来的疑问,“喂,谭熙哲,你老是跟我说这种话,到底是只对我一个人说过,还是对每个女人都一样?”

“你说呢?”谭熙哲靠近她,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尾声

叶盈彩还是进了演艺圈。

原因是有一次她去探潭熙哲的班,被导演看中了,说她非常适合女二号的角色。

那是一部很纯的偶像剧,女主角跟男主角除了牵手和拥抱,什么亲密动作都没有。而女二号是反派角色,经常变着法子占男主角的便宜。

导演说:“你要是不演,我们就找其她女演员揩你男人的油。”

谭熙哲在边上添油加醋。

叶盈彩思量再三,肥水不流外人田,终答应出演。

兴的莫过于叶老夫人了,一个劲儿地说:“我就说她那长相和身材,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原标题:《偷心不是贼》,作者:竹水流。文章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万物互联时代已经开启 更多机会将爆发
纵论物联网(六):基于Linux的物联网操作系统
西雅图业余生物黑客在皮下植入了RFID芯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