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是近亦远暮色街道的爱情7z

2019-06-13 22:49: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舒文说,轻音乐就跟黑白色一样,不受潮流的牵制。它可以陪你走过一生,只要你愿意。  part.1  旋子心情错杂地游荡在暮色街角,面对那些迷糊不清的场景痛恨至极,特别是那些暧昧但不透明的关系。旋子其实是个美丽的女人,有一颗善良的内心和虔诚的社会感。只是,幸福还是很少降临到她身上。  她说,路安是她真心去爱过的男人,也是真心想要与之过日子的男人,很舍不得、很舍不得就此放开他的手。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角有明显的泪痕滑落,虽然在极力掩饰。  若英的《成全》一便一便地在耳边盘旋,三个人的爱情在狠狠抽动着彼此的心弦。末了,总要有个人去放手成全,而能够做到成全的往往是爱得真深的那个人。旋子就是。与路安三年的恋爱之路又再三年的婚姻之路,曾洒下了多少甜蜜的琼浆和多少相濡以沫的情感,可谓爱至深,情至切。  但是,婚变了,一切已到无法挽回。路安在外面有了女人,而且他们还有一个三个月大的孩子;他也铁定了要抛下自己的妻子,而后追随那女子一生。旋子怎般不舍,却又奈若何?!该闹的已闹,该吵的已吵,情若已淡,流转无果。  或许,只有放手,她才能痛得淋漓些;或许,真如歌中那样:一个人的成全总好过三个人的纠结;或许,爱的境界,就是成全所爱之爱。  那天,她眼神空洞地望着他们拨得云开见天日的姿态离去。那天,她转身之后不停地喃喃自语:那时情,薄凉如冰;那时爱,轻飘如絮......今,散在黄昏,只余下一身无尽疼痛的孤独。  part.2  一个人了,日子不再有计划的过。一个人了,任凭疼痛的折磨。旋子的心弦被这爱的绝决给割断,再也奏不出美妙的音符。  舒文说,放下吧,何必跟自己过不去!有些所谓的执着,其实是一种逃避现实的借口,也是一种飞蛾扑火般地固执。  然,深入了骨髓的爱,谁能真正放得那么潇洒。关于路安的记忆,旋子一点一滴的都写在了博客里,她企图用那些散乱的文字来换回一点点的温存。殊不知,越是写越是孤独;越是孤独又越是写。幽幽暗暗,反反复复,纠葛不堪。  舒文便是从她的文字里慢慢了解的她,但他们并不是因文字而识。  每个周末,旋子都会花很多的时间去做义工。因为她觉得,人丢了什么都不能丢失良心和。而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也是因为同一个理由,在这条路上无偿奉献着自己的年华与光阴。她只是其中微小的力量而已,虽然改变不了什么,但依然以这份坚持为已任。  在义工这条路上,她认识了舒文,一个喜欢穿白色衬衣的男子。他的身上总是有着如同他的眼睛一般柔和明朗的干净。 每次见到他时,她都觉得自己的内心静谧极了,宛若止水那般。  他说,他喜欢善良的女子,就像她。他说,外表的美丽不过是一种点缀,很少能衬出一个女人的。她则不同,在她的身上,外表的点缀将内在的善美发挥到了。  她觉得,这不过是一个男人在接近女人时贯用的托辞,于是听罢只是礼貌性地说了声谢谢。她不知道,这是他次去认真地欣赏一个女人,一个像她这样的女人。  part.3  两人渐熟的时候,他开始知也会给人留下一个懒散的印象。于是起身离开,按照舒文所指的方向去了卫生间。  面对镜子,她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当然,是在经过简单的打理之后。其实,无论是面对他人,还是面对自己,都应该抱以明暖的姿态。  再回到雅间的这短短几步路中,旋子看到了一个正在忙碌的女子,那女子有着一头漂亮的黑发,如絮般垂落在她的身后,让她整个人看起端庄极了。旋子听见有茶艺员叫着那女子为老板,所以她确定那便是舒文的姐姐。  可是突然,从柜台后的里屋走出来一个抱小孩的男人。旋子几乎窒息,那个抱孩子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路安。那个女子不是别人,而是路安的妻子,现任的妻子。这样的场景让旋子觉得恶心,那两个人竟然用如此高雅的东西来掩饰着他们内心的恶浊。  此刻的旋子只想逃离,越远越好。她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开这种玩笑。世界太小了,有些人明明错了,却还是有享不尽的乐,享不尽的福;有些人明明对了,却还是穷倒一生,痛苦一生。她,无疑是后者。  暮色的街道,她再也没有勇气去相信人生。一场遇见,一场爱恋,终了,还是散在黄昏,只余下一身无尽疼痛的孤独。  后记:她拖着一身的疼痛离开了这座城。留给路安的是满腔怨恨,留给舒文的或许是无结局的等。她在给舒文的信里这样说道:文,对不起。请放开我,另寻良缘吧。带着你的爱转身离开,归期不许,望君莫等、莫念。虽然已经不再爱他,虽然也曾包容他,但终究无法接受他是我未来每天要面对的姐夫;更无法接受一个曾抢走我丈夫的女人成为姐姐。

微商城做一个多少费用
真实用户搜索量不等于百度指数
昆明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