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占领华尔街反思如何创造一个公正的社会

2018-11-01 09:51:54

占领华尔街:反思如何创造一个公正的社会

10月4日,当穿着红色休闲夹克的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出现在美国纽约市的祖科蒂公园里时,几十名华尔街的“占领者”围在他的身边,对这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报以热烈的掌声。  “金融系统正在让美国社会承受损失而使得私人获利。”站在人群中,斯蒂格利茨表示了自己对这场示威活动的支持, “这不是资本主义,不是市场经济,而是一个扭曲的经济。”  斯蒂格利茨是为数不多的、对“占领华尔街”运动公开表示支持的名人之一。在他的面前,示威者们像刚学会朗读课文的小学生一样,齐声复述了这位诺奖经济学家的每一句讲话。一位戴着头巾的男人尤其大声,虽然,趁着讲话的空当,他还会偷偷啃一口手里的蛋卷冰激凌。  与这一场景相隔不过半天,在万里之外的中国,另一些人也表达了对这场运动的支持。北京时间10月6日,河南郑州的几百名市民在文化宫门前打起横幅,希望声援地球另一侧那场“伟大的华尔街革命”。  参加活动的人们大多戴着写有标语的红袖箍。一位年轻人对前来采访的说,资本主义已经走上穷途末路,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开始觉醒。而一位从山东来这里打工的中年男人,语气则更加豪迈:“社会主义不但能救中国,还要救世界!”  在热闹的“占领华尔街”示威活动持续了几个星期之后,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张浩(化名)发现,对于这场运动,人们的观感似乎截然不同。在国内的父母显得忧心忡忡,不断地劝说他要注意安全,甚至一度关心地追问,“要不要回国避一避?”可在他自己看来,“占领华尔街”只是一件挺正常的事,几乎没怎么改变自己的生活。  事实上,在示威活动开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在纽约生活的年轻人,对于“占领华尔街”的大多数印象,都来自国内媒体的报道。  一道新风景线  几个星期前,张浩在上课的路上次看到了示威的人们。他是康奈尔大学金融工程学院的研究生,学院所在的纽约校区坐落在繁华的曼哈顿地区,教室旁边,就是被称作“世界金融中心”的华尔街。  张浩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原本安静的人行道上突然多了很多人,他们排起了两条长队,举着大大小小的标语牌,喊着口号。还有一些人抱着鼓,一路按照节奏敲敲打打。  “真有意思,像狂欢节一样。”张浩说。  这个来自上海的男生还没有意识到,这幅看起来“特别欢乐”的场景,会在接下来的近一个月持续上演。过去的近4个星期,不断有人聚集到华尔街周围,抗议、指责美国的金融行业。近,类似的活动已经扩散到了美国的其他城市,甚至世界其他国家。[1][2][3][4][5]下一页尾页示威者们在这里安营扎寨。供职于华尔街一家银行的一名技术人员说,自己每天到达办公室之前,都要先穿越一片“海洋”:铺满睡袋的地面上,睡眼惺忪的示威者从蓝色的防水布下面爬出来,四处寻找香烟和咖啡。一些标语牌被竹竿支着,捆在塑料行李箱上。  不过,标语的内容倒是充满力量:“亿万富翁们,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等到上班时间到来,示威者纷纷打起精神之后,场面才变得有所不同。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博客上记下了自己看到的示威场景:两位女士在作为基地的祖科蒂公园旁边演情景剧;一对父母带着襁褓中的孩子前来,并且给宝宝穿上了带着标语的服装,又在他手里塞了一张标语牌;一群乐手一直载歌载舞、热闹非凡,旁边的一位示威者却捧着一本《民主原理》认真阅读。  “美国国家的统治阶级都有力量、有权力、也有管理国家的命运。”活动组织者在自己的宣言中写道,“大多数人觉察不到这一点,而我们将推动进步的实现。”  在运动开始好些天后,很多好奇的人才通过络找到了这段名为“占领华尔街”的宣言。这段撰写于2011年7月13日的文字被贴在“占领华尔街”的官方站上,随后又在社交站Facebook上广为传播。  按照宣言的介绍,“占领华尔街”运动初的目标,是在2011年9月17日当天,吸引两万人到纽约华尔街。同时,组织者也希望运动能持续两个月或者更长时间,让示威者成为“华尔街的一道风景线”。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这段简短的文字真的成了一场运动的起点。从9月17日至今,“占领华尔街”已经持续了近4个星期,并且依然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在过去的一周,已经有数千名示威者加入了游行的队伍。他们熙熙攘攘地聚集在只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祖科蒂公园里,手举标语、高喊口号。  有人戴上盖伊·福克斯的面具,因为这个英国天主教阴谋组织的成员曾经企图在国会大厦炸死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还有人干脆把自己化装成了咬着美元的僵尸,以此讽刺那些“吞噬金钱”的金融从业者。  甚至,游行的人们还仿照着名的《华尔街》,印出了几可乱真的宣传品《占领华尔街》。  这些场景的图片、视频在络上不断传播,让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民众都感受到了运动的热度。媒体对此的报道连篇累牍,人们在络上争论,“运动会给美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可回到纽约,很多人却并没有同样的感受。韩阳就职于美国一家金融公司——这意味着,他是示威者们抗议、抨击的对象之一。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他不断强调,自己“不觉得那(占领华尔街)是什么特别有意义的活动” 。  “我和同事们完全没讨论过(示威活动)。”这个刚刚进入金融行业的年轻人说,“这真的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事实上,在示威活动的前两周,美国媒体对此的报道寥寥无几。这让很多中国人猜测,“大财团和华尔街大鳄的关系太好,屏蔽了报道”。  活动的组织者倒是对此充满理解。“对于媒体而言,很难报道这个运动,因为这是一场没有领导的示威。”在9月的一次采访中,帕特里克·布鲁纳说。  布鲁纳是整个“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媒体公关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个刚毕业却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并且在运动开始后才加入,当了志愿者。在大多数媒体的报道里,这个23岁的瘦瘦的年轻人,就是示威者们的“官方代表”。  在那次采访中,他刚刚给自己剃了一个显眼的朋克发型,因为他觉得,早先《纽约时报》的报道把他描绘成了无政府主义者、嬉皮士和流氓——尽管,另一些人在报道中没有读出同样的意思。  在面前,布鲁纳一边回答问题,一边发邮件、看微博,还要应对不同团体示威者们的交流。  “我需要一个助理!”他焦头烂额地喊。但如火如荼的示威运动似乎没法满足这样的要求。几天前,当中国青年报向他发邮件要求采访时,布鲁纳的自动回复邮件是:“我每天要收到500封邮件,请你耐心等待,我会尽快回复。”  他们到底在要求什么?  从外表上看,从曼哈顿区南部延伸到百老汇路的华尔街,并不是一条吸引眼球的道路。它全长524米,宽11米——大约只能并排停下5台汽车。但因为聚集了美国的大垄断组织和金融机构,这里一度成为美国金融行业的象征,甚至被誉为“全球金融中心”。  不过,很多人并不知道,早在20年前,许多金融机构就已经离开地理意义上的华尔街,搬迁到几公里外交通方便、视野开阔的曼哈顿中城区。“9·11”恐怖袭击之后,许多金融机构更加快了步伐,撤出这个曾经的中心。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在现场对“占领华尔街”运动表示支持  如今,纽交所、德意志银行和纽约梅隆银行的主要业务还留在“街”上,但那些标志性的投资银行大多已经离开。曾经是世界贸易中心租户的摩根士丹利,几年前就将总部搬到了中城,并将其他一些业务迁出纽约。  一些媒体评价说,现在的华尔街已经“从一个地理概念变成了心理概念”。  无怪乎福克斯电视台的评论员查尔斯·盖斯帕里若在节目中近乎刻薄地评论说,示威者几周没刷牙洗脸,浑身臭气,“可惜连纽约地图都不会看”,因为主要的大投行早就不在华尔街附近办公了。  事实上,尽管“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持续了近4个星期,抗议的声音也已经从曼哈顿的祖科蒂公园蔓延到了美国的其他城市,可很多受到抨击的华尔街人士,依然觉得“非常困惑”。  供职于华尔街某家银行技术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说,示威者们有权利呆在华尔街周围,“但他们缺少一个明确的目标”。  “他们到底在要求什么?”这位工作人员问,“难道要把华尔街的人投进监狱吗?”  一家金融服务公司的律师花了很长时间,用来研究上班路上聚集的那些示威者,希望能“努力搞清状况”:“他们的标语上说,‘我们要人,不要利润’,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示威者们的“运动纲领”提出了这个问题,虽然答案似乎并不明显。在那篇“宣言”的结尾,组织者写道:“为什么要占领华尔街?因为那里属于我们,因为我们能。”  普遍的分析认为,示威者们对于美国经济现状和高达9%的失业率表示不满。示威者们也有人抗议国家缺乏就业机会,指责奥巴马总统和国会议员的表现,同时他们还抨击企业的游说者和雇主。  当然,大部分的批评还是被留给了华尔街。在周围欢快的鼓点声中,一位示威者大声抱怨:“我们救援银行、华尔街,但工薪阶层却还要拼命还账单、找工作。”另一些人则高喊:“贪婪的企业不爱国!”  一些人从这些示威者那里找到了自己年轻时参加反越战游行的青春记忆,另一些人则认为,示威者们已经“跑偏了”。一位银行家说,他理解人们的愤怒,但把华尔街当做一个庞大的敌人进行抨击,显然是把问题过度简单化了。  英国《金融时报》10月8日刊发评论提醒道,抗议运动应当承认,华尔街以外的社会也必须承担一部分,包括那些在繁荣时期“为了加入1%的精英阶层,而贪婪地举债过度的99%的人”。  这些你来我往、刀光剑影的攻击并非全无好处。至少,当所有的指责都摆上台面时,交流似乎变得更加容易了。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一周前,摩根士丹利和瑞银集团的前任高级行政人员詹妮弗·伯格在前往曼哈顿的地铁上看到了两个示威者。他们分别举着标语,一个写着“美国的春天”,另一个写着“打倒华尔街”。  这位的“华尔街人”考虑了一下,走了过去。在一番自我介绍之后,她直截了当地询问这些“敌人”:“我想问,你们到底在抗议什么?”  一个示威者告诉她,自己正在为次级贷款市场感到不安。作为为穷人提供的抵押贷款,在2008年美国房价下跌时,无法按期收到还款的次级贷款一度导致一些放贷机构的严重损失,甚至引发了全球经济的强烈震荡。  伯格用反问句回答了这个问题:“相比于华尔街,那些明知自己无力偿还,却依旧贷款买大房子的人,是不是更应当分担这些呢?”  另一位示威者解释说,她希望政府能对经济进行更多的控制。伯格又很快告诉她,关闭华尔街不但不能解决这一问题,而且会造成全世界的货币流动被阻断。  伯格在事后表示,那是一场非常棒的对话。“那些人失业了,带着满腹怨气,示威活动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努力正在推动一场变化。”伯格说,“可我们的谈话给了他们一些新的思考。”  事实上,在那场聊天结束后,两名“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握住了这个华尔街人的手。他们说:“这场谈话让我们非常高兴。”  我想站出来,让别人听到我的声音  如今,中国国内的很多声音认为,“占领华尔街”运动正在愈演愈烈,并且将引发一场变革。可对于在纽约生活的张浩,感受并非如此。  “这应该是个挺正常的事吧。”他说,“经济形势让民众失望,调控政策短期内又没有起效,游行示威倒是个挺好的宣泄不满的途径。”  一位在纽约的中国学生在博客中说,在祖科蒂公园看到了长期“驻守”的示威者时,自己“当时就震惊了”。经过几个星期的组织,示威者井然有序,甚至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当成熟的生活社区。  他记录说,在示威区域的入口处,是一个招募志愿者的登记中心,供新人申请加入,并且提供咨询服务;旁边靠墙的地方陈列着各种书籍,供占领者无聊时阅读,两位“管理员”还细心地对图书进行了分类。走进去一些,就是示威者的用餐区域,有附近的食品店送来的比萨饼和意大利面,还有同样是捐赠给他们的饮料和甜点。  在示威区域的内侧,则是“后勤部”和“宣传部”。前者向示威者提供棉被和衣物等生活用品,后者则堆放着标语和讽刺漫画,供人们随时取用。警察在示威区域的周围严阵以待,不过,在晚上,他们也常常因为疲惫,东倒西歪地靠在路边的围栏上。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我们这代人将永远不可能退休。”标语牌上写道,“我们的退休基金已经被华尔街和他们的金融操作偷走了。”  整个示威过程中,这位失业一年的中年妇女始终带着平和的笑容。当路过的人们停下来,阅读她身上的标语牌时,她会努力试着与对方进行眼神交流。比克说,抗议活动给人们提供了一个交流思想的平台。  “有些人不拿我们当回事,觉得我们只是个小运动,并且马上会结束。”比克说,“而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用事实让他们睁开眼睛。”  在示威者聚集的公园外,大理石长椅上摆着企业赞助的比萨饼、意大利面和青豆沙拉。雪松大街上一家食品店承诺,每小时向示威者提供20个比萨饼。  示威活动的“代表”布鲁纳介绍说,不同的企业对待示威者有不同的态度。比如,麦当劳对示威者们非常友好,可另一家快餐店汉堡王就完全相反,“他们一直禁止我们在那里购买食品”。  10月10日,“占领华尔街”运动获得了家财团支持。着名冰激凌公司“本杰瑞”宣布,他们将成为示威者的坚强后盾,抨击美国不同阶层间的“不道德”和“不平等”。  这家位于美国福蒙特州的冰激凌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们的董事对抗议者表示“深切的钦佩”,因为国家正在面临失业危机,高等教育的成本也不断增加。  本杰瑞创立于1978年,是一家着名的“反资本主义”公司。2009年,为了支持同性婚姻,该公司还专门研发了一款新口味冰激凌,命名为“老公老公”。  “我们知道,说话容易办事难,我们正在迅速采取行动以证明我们的支持。”本杰瑞公司在声明中说,“我们意识到,占领华尔街正在要求一项系统性的变革。我们支持这一要求,并且很荣幸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人们相信,有了财团支持,华尔街的“占领者”们会在驻扎地祖科蒂公园停留更长的时间。不过,公园的拥有者布鲁克菲尔德公司却抱怨说,示威者们在为这里带来名声的同时,也带来了“卫生问题”。  “这一问题已经越来越受到我们的关注。”在一份声明中,布鲁克菲尔德公司表示。  通常情况下,这座公园每周都要进行一次清洁、检查,但自从“占领华尔街”开始,因为示威者拒绝合作,公园从9月16日之后就再没进行过清扫,“卫生条件已经到了无法接受的水平”。  10月10日,在世界各地,“占领华盛顿”、“占领伦敦”、“占领墨尔本”,甚至“占领台北”等活动都开始露出了苗头,华尔街的“占领者”们也声称,将在15日进行一场更大范围的示威游行。  面对国内朋友好奇的追问,在美国继续读书的张浩总会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们,“占领华尔街”并不是多夸张的事件。可在地球另一侧中国的络上,大多数人似乎并不这样认为。  10月9日,中国的一家门户站进行了一次关于“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络投票。截至10月11日中午,参加投票的1252名友中,超过20%的人认为,“占领华尔街”会扩大为一场社会运动,并且改变政府的决策。  超过42%的中国友把票投给了另一个选项:“占领华尔街”会发生质变,并且“引发骚乱”。

首页前一页[3][4][5][6][7][8]

8吨随车吊
土鸡养殖
星力九代电玩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